• 网站首页
  • “金融化债”悄悄开启 地方债务迎变局

    发布时间: 2021-04-07 19:40首页: > 行情中心 > 债券 > 正文 阅读()
    “金融化债”悄悄开启 地方债务迎变局



      2021年是地方债和城投债务等到期大年,不仅真实的地方债务压力逐渐浮上水面,许多积累多年的结构性问题也随之面临大考。这是对地方财政与金融稳定性的一次挑战,也是改革的绝佳契机。

     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《十四五发展规划》将“稳妥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”作为了未来五年的重点工作目标,国常会提出了“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,政府杠杆率要有所降低”。

      不久后,央行相关负责人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:中国人民银行将持续加大金融支持区域协调发展力度,推动形成错位发展、各具特色、精彩纷呈的区域金融改革格局。一是继续加大金融支持国家重大区域发展的策略力度;二是继续统筹抓好区域金融改革试验区试点;三是继续推动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创新,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良性互动。 

      结合近期金融制度改革与宏观政策的转向,我们已明显的看到当前控制地方债务风险、化解地方隐性债务的思路:通过金融改革与协调地方金融资源,以市场化的模式疏解地方债务压力、优化地方债务结构、降低综合债务成本,最终实现用发展来解决问题。

      这一系列改变意味着地方债务的主要焦点与格局都会出现变化:

      平衡地方金融资源,弱地区得到托底

      地方债务高度依赖借新还旧、债务滚动早已是公开的秘密,因此当前的地方债务风险的爆发主要源自于流动性危机;一旦债务到期无法接续,违约就在跟前,并且可能连带其他风险一并产生。

      在近期几次债务违约事件、以及非标违约情况去看,许多地区之所以无法继续借新还旧,其本质上是因为可调动的地方金融资源基本已达到了极限;东西部地区不仅有经济发展的巨大差异,还有金融资源规模上的天壤之别。当前金融资源的不平衡是地方债务规模差异的最大推手,并且金融机构在债务风险逐渐积累后用脚投票,又使得地方债务情况进一步分化。

      因此,要解决当前的债务风险,必然要从改善地方金融格局开始。近期央行已明确要从宏观层面上解决金融发展的协调性问题;不仅各大行内部慢慢的开始有所动作,山西银行等新一轮地方银行也已经在成立的路上。

      这意味着风险最为急迫的、资信偏弱的地区将很快得到“托底”,率先在改革中受益;一些原本金融资源已近枯竭的地区很快将迎来转机,原本被市场“放弃”的地区即将重获新生。

      改变债务拉动增长,好地区严控新增

      改善金融资源不均衡的现状,不仅是出于控制风险的考虑,也是由于“国内国际双循环、做大做强国内市场”的要求。不过,金融资源的总量是有限的;一些资信偏弱的地区得到支撑,但也代表着另一些金融资源“过剩”未来会进入去杠杆的周期。

      从一些债务总量较高的沿海地区来看,虽然由于本身财力好、金融资源丰富,并未面临太多债务风险问题;且由于市场资金的用脚投票,近两年的融资成本还要下降的趋势。但这些地区本身的发展却出现了明显的问题,非常依赖债务增长来拉动经济,且边际效益已经越来越低,早已到了该“踩刹车”的时候。

      在控制地方债务总量、遏制隐性债务的大前提下,这些地区必然严格限制债务新增;通过减少金融资源投放、政策限制的方式,倒逼经济结构转型、脱离依靠债务增长的粗放发展方式。这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一些存量债务规模大的地区即将出现被动“去杠杆”,在调整的过程中不断优化、调整债务结构,在“控总量”的前提下不断降低融资成本,实现去除潜在风险的目标。

      再次发展地方国资,谁家的孩子谁抱

      金融资源的不平衡既有全国性的,也有地区性的;在许多地区,省会城市“一家独大”、省会周边加快速度进行发展,却让其他地区的发展非常缓慢,增长乏力与债务风险间的矛盾也非常突出。

      从近年来的制度改革方向来看,未来需要依靠省一级政府进行统筹,通过发展省属企业、带动地方发展、化解地方债务;最终实现区域发展的均衡,实现发展红利与资源补偿的统一。从近期的债务违约处置工作与风险责任归属来看,同样是“谁家的孩子谁抱”的思路。

      因此,下一个五年是省属国企改革与发展的新机遇;也是承接地方金融资源、解决地方主要问题的新抓手。接收了茅台股权的贵州国资公司仅仅是一个开始,未来我们还会看到更多地方国资登上舞台,后续的各项动作也值得期待。

      加快发展直接融资,让市场配置资源

      近期长期资金市场也开始新一轮改革,其中的思路是非常明确的:加快发展直接融资,健全市场机制。对于目前的地方债务问题来说,这同样是解决隐性债务与债务风险的最佳途径;目前现状是前门开的还不够大,暗道仍然非常多。

      自去年末以来,财政部把抓实化解地方隐性债务问题列为了重点工作任务,也让隐性债务开始受到市场的高度关注。隐性债务之所以“隐性”,实质上就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无法实现公开融资,使得需求与供给关系开始扭曲;既导致地方债务风险日积月累,又导致金融风险水涨船高。

      因此,在市场化改革的大前提下,未来的地方债务、城投企业的融资模式、融资能力都将进一步市场化;让市场制度更有效的配置各项资源,让高质量发展的地区进一步发展、减少各类无效投资与低效投资。

      这也意味着各种“刚兑”已确定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,城投债进一步发展与分化只是时间问题。下一步,城投债的票面利率及净值波动将开始分化;城投债的分析框架也将从“看政府”转向“看主体”与“看项目”。

      在这一系列的变化下,无论是地方债券、城投债还是各类融资工具,都将迎来极大的变化;未来五年的政信融资业务,将有很大的变局,同样也有很多的机会。
    特别声明: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    美股行情
    名称 最新价 涨跌额 涨跌幅
    港股行情
    名称 最新价 涨跌额 涨跌幅
    

    澳门xpj9(www.gongqiu.com.cn) Powered by © 2013-2023

   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官方邮箱:gongqiucaijing@gmail.com

   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广告唯一联系方式QQ:176612015